世界上很多東西,是因為相信才存在的
2018.06    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  
--.--.--
Comment:×
Trackback:×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15.02.2008
comment:3
trackback:0
看不见的城市(七)补全
瓦尔拉达 补全
出场 成庆森

走廊传来十分轻微和小心的脚步声。缓慢有着固定的节奏。
森内看了看田边嘴角自然泛起的微笑。两个人都知道来人是谁。
寺岛南。
虽然是田边的远房侄女,可是两人的年纪也只相差了七岁。两个人的感情更相近是表兄妹。寺岛南从小就喜欢粘着小山,到现在,她对这位表叔的喜欢也是有目共睹的。而花花公子的田边,也只有对这乖巧可人的表侄女下不了手,像对小孩子一样宠溺着她。田边喜欢的是,这小女孩对自己那份单纯的感情,与其他女人不一样,虽然不是爱,但田边珍惜她,每一次看到她也很开心。
脚步声越来越近,随着一声脆亮清甜的“田边叔叔!~~”门被推开了,穿着白色连身裙的长发少女站在门口。
田边迎上去,摸摸了少女额头上的刘海。然后把自己的手放在寺岛的手上,让寺岛抓住自己的手,扶着寺岛到窗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“南南想吃什么?南瓜酥好么?”
“嗯。”窗边的寺岛南,看起来那么美好。初春的暖阳洒在她身体上,白色的裙子几近目,只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是死寂的。
森内在角落里挪动了下身子,寺岛灵敏的耳朵就察觉到这细微的声响。身子转向森内的方向,很有礼貌的微笑着。
“您好。”
森内没有回应,只是看着寺岛的眼睛。这表面充满了笑意事实上却什么都装不下的眼睛。
森内明白田边为什么这么喜欢着寺岛了。
森内是不会出现在镜子里,而寺岛看不见镜子里的自己。
眼盲让寺岛不会被镜子控制着,无法在意自己的每一个表情动作够不够完美。
寺岛却因此在瓦尔拉达获得自由。
给寺岛端着盘子的田边,摆脱了一贯的虚伪形象,满眼的温柔,也不会媚笑着说着好听话,
森内在角落里,感觉到存在在瓦尔拉达仅有的美好和真实。像早春的湿润空气,在干燥的冬风费力的挤出来。

“少爷,大厅有一位小姐找您。”仆人在门外通报。
“南南,我出去一会,你乖乖在这等我回来。”
“嗯!”
寺岛点点头,田边拨开寺岛的刘海,亲了亲她的额头,就像从小到到一直所做的一样。寺岛的身体却微微僵硬了一下。
田边出去以后,寺岛用手贴近自己额头,刚刚被亲吻的地方,好像在微微发烫。寺岛低下头,看见脚边闪闪发亮的玫瑰金扣子,有着田边家的家纹,田边的扣子。寺岛伸手要去拾,又立刻收回了手。
“您一直都在吧,最近过来,您一直都在。”寺岛目视着前方,维持着惯有的笑容。手却在裙子上抓出道道褶皱。
“一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,实在是很没有礼貌呢。请问您贵姓?”寺岛继续装出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。
森内没有回答,目光扔停留在玫瑰金的扣子上。没错,刚才寺岛确实是想要把它捡起来。失明了十一年的寺岛想把掉落在地上的纽扣捡起来。
森内感受到先前那幅美好的景象,像是被击碎了镜子,那些光亮的碎片正迅速的掉落,显现出暗色的背面。
“您可以保密吗?你刚刚看到的,可以保密吗?”过了很久,寺岛终于忍不住,索性转过头来认真的盯住森内。
“请您一定要保密!”见森内仍没有反应,寺岛起身逼近森内。森内依旧不做任何回应,寺岛着急起来抓住寺岛的衣服摇晃起来。碰撞了茶几,茶杯摔碎在身边,寺岛也无暇顾及。“无论如何,这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!请一定要……”
“南南?!”田边推门进来正好看到在地上正对着森内的寺岛。
“她想起来倒水喝,绊着桌脚摔了。”森内说着站起来,扶住寺岛的手臂。田边上前自己扶过寺岛,把寺岛安顿在椅子上以后,倒了一杯茶放在寺岛手上。
“要喝水怎么不叫人给你帮忙呢?手有没有被玻璃割到?”田边拉过寺岛的双手仔细的检查着。
“田边叔叔,我有点不舒服,我想回去了。”寺岛抽回手。
“那好吧,我送你。”
“不能用了,司机就在楼下。那我改天再来。”
田边帮寺岛拿起身边的手杖,扶着寺岛走出了房间。
森内看着两人走出房间的背影,随后下人进来打扫地板上的玻璃碎片。森内拾起那颗玫瑰金色的扣子,鹭样的家纹图形,表情好似在怪笑。
原来故事的一切缘由都已在默默中准备好,只等待着时机一触即发。

“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南南。”田边拾起地上下人遗漏的玻璃碎片转头。看见森内手上捏着他纽扣。“我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。”田边从森内手上拿过纽扣。“谢谢。”

田边要把寺岛和森内彻彻底底保护起来,围困起来。把他们作为瓦尔拉达专属于他的两件宝物。其他人,不会明白他们对于田边的意义。一个眼盲,一个心已经死了。一个看不到镜子里面的自己,一个本身就不会出现在镜子里。田边慕他们,嫉妒他们。他们就是田边的一个理想,他幻想着自己能像他们那样摆脱镜子的控制,拥有这种他从未体会过的自由。
当然这些会被人觉得奇怪的不恰当的想法,他从来不会让人知道。
田边握紧了戴有家纹的纽扣,鹭样的家纹印在手心里。田边想起来那天是家里的长辈叫他一起商量为寺岛招婿的事情,田边当场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,忍到一回来就衣服一甩,砸了几个杯子,也想必是那个时候把纽扣弄掉了。
田边没有任何理由反对,寺岛也到了年纪,况且又眼盲,家里是早早就操心了她的婚事。可是田边不要瓦尔拉达的人这些人坏了他的宝贝。寺岛和他们不一样,她不属于这装模作样的地方。可是这些不是能说出口的理由,没有人会理解。
“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南南。”田边站在窗前又嘀咕了一句,拳头握得更加有力,纽扣快要被嵌进手心里了。
窗外的夕阳,像有着家纹的纽扣一般,闪耀着玫瑰金的光芒,这暧昧美艳的颜色,一直蔓延。
事情已经迫不及待的奔向了可预知的可悲未来。


洒落在地板上的衣服,纽扣在蓝丝绒上闪耀着玫瑰金的美丽光泽。暧昧的气味和喘息弥漫在房间里。光亮的大理石地板映照出人影有节奏的律动。一只手缓缓的将没有关紧的门推开。
“田边叔叔~”寺岛如往常一样微笑着等待着田边的回应。房间里的空气像瞬间凝结了一样,陷入了紧张尴尬的境地,田边还没遇到过这样的局面。
“南南,你今天怎么来了?”田边捂住了女人的嘴,示意让女人安静。而自己匆匆抓了件衣服,就下了床如往常一样扶着寺岛在窗边的椅子上坐下。看着女人静静得穿戴好衣服拾趣的离开,临走还回味般得冲着田边飞吻了一下。田边总算松了口气。
而此时,墙角的森内,却望着两人,紧张得快不能呼吸。

“田边叔叔,我给你带了我亲手做的饼干,忘在车里了,你可以自己去取吗?”
“那当然,南南亲手做的,我当然要亲自去拿了。”田边一边对着镜子整理好衣服。

“谢谢您为我保密。”等确认田边离开后,寺岛说。
“我听田边说你的眼睛半年前动过手术,可是没有成功。事实上,手术成功了对吧。”森内看着镜子里面的寺岛。
“正如您所说。”寺岛也一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,理了理头发。“在手术后的康复期间,一天,我躺在病床上,刚醒。朦胧中只听到田边叔叔说,南南,如果你一辈子都眼盲那该多好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既然叔叔我眼盲好,我就愿意盲下去。有时候,如果我真的看不到,才比较好。”
“没可能一直瞒下去的。”森内在镜子发现了另外的一点点奇怪的影子。
“已经没有关系了。今天我会向叔叔提出来,希望叔叔娶我。”寺岛走近了镜子,伸出手停靠在镜中自己的轮廓上,缓缓的划过自己的脸颊,嘴唇,鼻子,和眉眼。 “只要叔叔答应了,以后,我一辈子都会看不见了。”
森内却再有没有心思听着寺岛的话,镜子里那个奇怪的影子,越盯着看,就越清晰。曾经熟悉的轮廓,正在一次的慢慢显现。那平常的影子,这一次,就像一只丑陋的怪兽一样,在可怕的气氛中越来越狰狞,却又移不开视线。只能无力的留在原处,等待着被吞噬。
“叔叔,会娶我的,对吧?”只有放弃一些,才能得到更大的幸福。寺岛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那么的不舍,又充满了对往后的向往。

“不会,我不会娶你。”田边推门而入,无情的语气是寺岛从来没有听过的。
“田边叔叔?!”寺岛慌乱的收回了贴在镜子上的手。
“镜子里的自己,很好看不是么?”田边走到镜子前把手放到寺岛的影像上,嘴角还带着冷冷的笑。寺岛只是吓得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这样子的田边,她还从来没见过。
“原来你一直在骗我。真恶心!”田边一拳头打破了镜子。哗啦呼啦,镜片就像洪流一下冲坠得满地都是。
闪闪的满地碎镜片,印着满地的田边。一闪一闪的好像每一个都在得逞一样的坏笑。
田边体内一阵翻涌,接下来的呕吐,激烈的好像要把整个身体掏空一样。
田边用毛巾擦了擦嘴,刚缓过一口气,又看到了盥洗台上的镜子,田边顺手拿起漱口杯砸过去,嘶声大吼起来。
“你到底要怎样?!!要怎样才能放过我!”
镜片里的人,只是静静的,在数不清的碎片中笑得很无奈,有些痛苦。


寺岛再也没有出现过,不过全家除了田边以外的人都在为她的视力恢复而高兴,眼睛好了,婚事也十分顺利的定下来了,对方是也是个门当户对的贵族。
一天田边被邀请去参加城主的舞会,森内不能出席被留在了家里。寺岛却来了。
“田边不在。”寺岛以全然失去了平日的灵动,那讨人喜欢的气氛,已经不再环绕着她了。看到这样的寺岛,不想说话的森内态度都柔软起来了。
“我知道,我不是来见叔叔的。我已经不想再见到他了。”寺岛一边说着,却坐到她向来坐的窗前的椅子上。“叔叔,还好吗?”
“挺好的,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了。”森内呆的地方,比以前更角落了,几乎隐匿在窗帘里面了。也是那之后,森内很小心的把自己藏在镜子照不到的地方。可是,那影像,森内越是小心避开,那影像就越是明显清晰。毕竟,在瓦尔拉达没有镜子照不到的角落。
“是么,我下个月就要成婚了。就想知道叔叔还好不好。那一天,当喜欢了十几年的人以那样的眼神那样的口气对我说着‘恶心’的时候,那个心情”寺岛苦笑了一下。“就好象整个人生都被否定了一样。”
森内继续缩了缩,想说点什么话来安慰安慰寺岛,脑中却被一大团杂乱不安的思绪充填着,什么也说不出。
“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被讨厌了,什么都不明白的就被否定了。再也不想见到了,这样的叔叔……”寺岛一边说着,手抚着身边那张椅子的扶手,那是田边常坐的位子。
寺岛强忍着泪水,抬起了头。
“你的影子,已经越来越明显了呢。”镜片的吊顶上,森内的影子就缩在墙角。“终于,你也要成为瓦尔拉达的人了。”


不能让田边看到,一天两天,镜中的身影愈发明显,森内几乎要躲到窗帘里面去了。
“森内,”田边无力的趟在床上,连眼睛都睁不开了。“你说的佑也,他还活着吗?如果我放你走,你还会去找他吧。”
森内没有回答,只是尽力地将自己隐在墙角,用窗帘遮挡着自己。一边想不到用什么言语才能好好的回答。佑也,自从发现镜子里的自己以后,森内都来不及想起佑也了。明明已经不在乎了,为什么已经什么都不在意的心又活过来了。
“我不会放你走的。你是瓦尔拉达唯一的希望了,为了这座城市,为了我。你要留下来。”
森内依旧没有应答。痛楚一阵阵的传达至他的心脏。不能这么丢下田边,他已经习惯这么在他身边。作为支持他,安定他的存在。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听他像是自言自语的说话。或者自己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回忆着和阿格拉劳,他安静的听着。
“森内?”田边睁开眼睛,从镜子吊顶的反射下,看见窗帘处流出一滩血红。“森内?!”微微颤抖的帘子后面,是森内蜷缩的身躯。田边在镜子里,看到了森内发白的脖颈和殷红的手腕。田边第一次看到镜子里面的森内。
“森内,再给我说说你和佑也的事吧。”
森内的声音很轻,缓缓的叙述着。其实都是一些以前说过的话了。
“佑也的眼睛很大,漂亮的像个女孩儿。小时候阿姨还一直给他留着很长的辫子,他就甩了这么条长辫子在足球场上跑……”
声音越来越微弱,一个字已经接不住下一个字。森内在水果刀刀刃上看着自己的脸,佑也以前常笑说这脸长得像只猴子。佑也,不知道现在在哪里,没人照顾过得怎样。
“森内,晚安。”田边翻转身背对着森内,用鹅绒被将自己紧紧的裹住,立春了,可是还是很冷。眼角湿了一点点。


田边回过头,天气很好,明媚的朝阳洒落下来。湖上的瓦尔拉达和湖中的瓦尔拉达都格外闪烁。城门口的大镜子映着他的身影,依旧是那么完美。红的短马甲,雪白的衬衣和笔挺的西裤,皮鞋擦的闪闪发亮。田边捡起脚边的石头掷过去。镜子哗啦一声碎了。镜子里面的人却没有碎裂。
“我终于可以摆脱你了。”田边刚要开口,对面的人抢了田边的话。
两个人戴着一样的框眼镜,胸前别着一样的暗色花朵。那是自己吗?那是自己的脸吗?两个人相互注视着,越看越迷茫,好像一边看着的同时已经发生了变化。
“我终于不用再被你操控了,田边健太。”那人说着走过来。
“不,”田边伸出手碰着对面人的脸,实感。果真,就是他一直操控着自己。“是我终于自由了。我已经不想再见到你了,田边健太先生。”
top
烏鴉~~~~~~~~~~~~~~~~tat快接著寫吧~這文太讓我dy了~~v-10
16.02.2008 / URL [ EDIT
nancy
南南...
我好寒
哈哈哈哈哈哈
乌鸦~~
你终于更了太好了大叫!!!
原来是这样的设定!
你也不治愈让小庆说恶心吧!!倒地!!!

快点继续快点继续!!!!!
17.02.2008 / URL [ EDIT
乌鸦
TOP,你真是失踪了很久啊~~工作那么忙啊~~~

南,我只能对着你摸汗,我滴对不起你,你儿还没出来
18.02.2008 / URL [ EDIT
   


 内緒にする
http://rubymay13.blog40.fc2.com/tb.php/327-a5614a2e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